妖神记

时间:2019-10-21 19:13:37 作者:妖神记 热度:99℃

妖神记  还警告我别想逃走,我愿意不愿意这事都定了。否则,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她了。  原来,何先生是某银行信贷处的处长。他给我们老板一次性贷了一百万。交换条件就是把我送给何处长做情人。当天晚上,我就被带到何先生给我买的房子里。房间布置得跟新房一样漂亮,除了没有结婚照以外,跟新房没什么区别。何先生来了,我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

妖神记

第一章:月光,水一样流进梦境(12)

  最后,还是大伟先醉了,醉得不省人事。我也有些多了,第二天头疼得连课都没上了。几天之后,大伟还要跟我喝白酒。他说,输给一个女人,他窝囊。我叫他别跟我比试了。我家祖传喝大酒,堪称喝酒世家。  我爷爷喝了一辈子,临死前,把我爸叫到他跟前,问我爸,跟他整点白酒怎么样。我爸喝了五十多年,至今不知道什么叫醉。到了我这辈,虽然不常喝,但喝个一斤左右不成问题。  而大伟酒量顶多八两,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可他偏不听,说什么也要跟我再喝一次。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他。  这次,大伟醉得更惨,连路都走不了了。往卫生间去的路上,摔了四跤,几乎是连滚带爬回到座位上的。可刚坐上,就又摔下来。他气得大骂自己是窝囊废。  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喜欢上大伟的。他本来有女朋友,因为我分手了。其实,那时我跟大伟之间根本没什么。那个女孩子就是吃干醋,不让大伟跟我来往。  大伟说,我跟他喝了两次大酒,虽然没像他那么遭罪,但也肯定对身体不好,酒大伤身。他怎么能过后说不理人家就不理人家呢。再说,他跟我只不过是一般朋友关系而已,凭什么要限制他。  那个女孩子告诉大伟,他要执意跟我交往,她就跟他分手。大伟一听这话就来气了,他说,他最讨厌别人(尤其是女人)要挟他。他还不跟她处了呢。这样,我俩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恋人。  大伟祖籍黑龙江,属典型东北男人,脾气暴燥,大男子主义。但有时,他又非常会心疼人。有一次,我感冒了。我这个人一感冒就发烧,脸烧得通红,就好像得了多严重的病似的。其实吃上感冒药就没事了。可大伟非要带我去医院不可,医生跟他说只是感冒,吃点药就没事了。  他还跟人家急了,说人家没有职业道德。病人烧得这么厉害,还在那不疼不痒地。气得医生赶忙开了张单子,叫我马上住院。  他却一下子高兴起来,说就该住院。那位医生见他真要住院,就收回住院单,心平气和地告诉他,我最多需要打一针,实在没必要住院。  在医院打完点滴之后,他没让我回去,说他不放心。我去了他家。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俩有了那个事。在床上,他很懂得如何照顾女人,我也因此离不开大伟了。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梁老师的母亲煲了鸡汤,叫我过去吃饭。以前,我们有这样的约会都是提前打好招呼。  这次,梁老师事先根本没对我说起过。晚上我正在酒吧时,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当时,大伟就坐在我旁边。我非常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伟奇怪地看着我。梁老师在电话那头还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在图书馆看书,他要过来接我。慌忙之中,我顺嘴说了句不用他接,我自己打车过去。  大伟用怀疑的眼神不高兴地问我是不是哪个追求我的人。我说不是,可又说不明白到底是谁。他生气地叫我呆在那儿别动,哪儿都不许去。  我只好乖乖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梁老师又打来电话,问我走到哪儿了,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我支支吾吾地告诉他马上就到。就在这时,大伟的一帮朋友走进来,大伟赶忙过去招呼他们。我趁机溜了出去。  到了梁老师家,他正在楼下站着,急得团团转。因为我把手机关了,他打不通我的电话。那顿饭吃得很难受。虽然梁老师的母亲没说什么,但梁老师觉得脸上挂不住,因为菜已经热了好几次了。  吃完饭,梁老师的母亲说,太晚了,叫我别回学校,在他们家住下。我不同意,我想回酒吧找大伟。

  我如释重负地说:“嗨!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呀?放心吧,我不会介意的,更不会吓着。”  汪灿仍然严肃地说;“小朔,你还是有个心理准备吧。那就这样,我等你电话。”  当我从青岛火车站走出来时,果然看见一个戴口罩、墨镜的女子。在炎炎夏日的青岛,王朔

王朔第十四章:那山依旧很幽静(3)  约好见面地点,我便关上电脑,穿戴整齐地坐下来等他。我看了一下手表,五点四十。这说明,我们总共还没聊到半个小时。  我想起有这样一个幽默笑话:以前的小说,看到一百多页,才看到男女主人公拉手。而现在,第一页对眼,第三页做爱,到第十页时,孩子都出生了??这叫速度。  如今不是流行这样一句顺口溜吗?星期一放电,星期二表态,星期三牵手,星期四做爱,星期五腻歪,星期六开踹,星期天寻找新爱。  ??网络爱情比所有形式的速度还要快上?倍。  说实话,我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心慌。我呆呆地坐着,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万一他是个坏人怎么办?他会不会把我劫持?会不会是个性虐待狂?会不会杀人灭口?  这些问题搅得我心烦意乱,越想越怕,很想取消见面的决定。虽然约好了,但是我不去他也没办法,最多打电话质问我不讲信誉而已,而我完全可以不接他的电话。  可是,我不能就这样退缩,尤其这是第一次,否则,以后就更难了。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去赴这个约会。但为了安全起见,我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  他公司在外环,离我家不是太远,只用了二十分钟他就到了。走近他车时,我心跳得很厉害,但我仍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大大方方地上了他的车。  ?你这么漂亮!我都伤自尊了。?他笑着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你可千万别看我!?  我知道,他的话不全是玩笑,我眼睛的余光就已证实了我的推测,他长的的确不帅。准确地说,是很难看。  其实,我不挑剔男人的长相。我认为,男人用不着长的太帅,只要有才能就可以了。往往太帅的男人靠不住,我短暂的网恋实践也已证明了这一点。  我刚坐进他的车里,我好朋友就发来短信,她鼓励我别担心别害怕,还教我如何跟他周旋,如何把握主动权。我这个朋友绝对称得上网络高手,她经常跟网友见面,现在正谈着的男友就是在网上认识的。  见我不停地有短信,山东大汉便问我在跟谁聊。我趁机告诉他:?是我好朋友,她不放心,跟我要你的电话号码及车牌号,我已经全告诉她了。?  他一听就笑了,问我:?有那个必要吗??  ?我也不知道,以防万一吧。?我有点心虚地说,?因为我这是第一次跟网友见面。?  他非常开心,一个劲地看我,问我想吃什么。我说,等会儿再说,还不饿。其实,我是想平静一下心情。  他只好开着车无目的地在街上转着,车里放着好听的音乐。我们很少说什么,我们见这个面的目的像是只为了听音乐。在转了整整两个小时之后,他问我该饿了吧。我点头。  我建议去涮涮吧,就是刚才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我每一次跟网友吃饭几乎都在那里。之所以选择去那儿,一是离我们家远,遇到熟人的可能性很小。再就是,那里很随意,而且经济实惠。  基本上每次都是对方花钱,我不想让人家花得太多,尤其只是一起吃个饭没有下一步的时候,更觉得让人家太破费心里过意不去。  在涮涮吧坐下来以后,我第一次正面看了他一眼。My god,他真的是太难看了——眼睛不大,嘴唇是紫青色的(往死了抽烟的结果),鼻子倒很大(我心里偷笑,据我好朋友说,男人的鼻子大,那个东西就大),大得几乎占去了整张脸部的三分之一。  这些都算不了什么,他难看的关键所在是,脸上的皮堆成褶,连耳朵上都是褶。也许是太瘦的缘故。他不愧是个山东大汉,身高一米八五,体重却只有六十四公斤。

妖神记

  我坐的豪华大巴在途经一段山路时,由于机器突然发生故障,连车带人险些掉进下边的万丈深渊。我没一点心思再去打探了,车到延吉后,我马上坐车返回家里。  我是哭着回来的,我感到后怕,如果我死了,家里都没人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更没人知道我为什么会跑到延吉去。但这次的遭遇并没使我停止侦探。几天后,我再次旧调重弹,依旧密切注视着老大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王朔

王朔

关于妖神记跟妖神记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妖神记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selfsetting.topljl5a8fi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